主慧联盟—见证|护教|福音|灵修|分享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96|回复: 4
收起左侧

李奉献见证

  [复制链接]

初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9-7 03: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篇回忆录是主带领的见证                                                        
我叫李奉献身份证叫李荣勤,1951年出生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羊册镇大余庄村,李奉献是信主后李天恩弟兄(又叫李慕圣)给改的名字。
1971年,因母亲有了重病几乎要死,家里姊妹共五个,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我是长女爸爸也有病,家里的事全重压在我身上没法过,姨家有人信耶稣,我就和她联系,叫信主人来我家为家人祷告。当时是文革时期又有政治迫害,不让信主。我妈有肝病,加上后期还有精神病,生活非常艰难。没柴火烧、没东西吃,人几乎都饿坏了,当时大队救济了五元钱,给我妈买了副药钱就花完了。当时神经病人有魔鬼的压制,他发病非常可怜,吃药也没用,药也吃不到嘴里,几个人捆着喂不进去,药也就停了。于是下决心信靠主,求主医治,找了几个信主的人,住在我家里禁食祷告,主开恩了我妈,不到一个月时间我妈病就好了,主耶稣显神迹,主的作为真的太大了!我妈平安了,我非常受感动,决志信耶稣,报答主恩,跟随主,走这条十字架的路,每当我想到我的家,心里就真难过!我借着耶稣得这么大的恩典,但还有千百万劳苦大众比我还难,他们也需要平安!在世上都苦,都在绝望中,没路走,找不到平安,唯有信耶稣才有真平安,可是他们到哪里能找到呢?主耶稣基督是真神,为啥不把祂传出去,叫他们都信呢?这是应该做的大好事情。又想到中国不叫信有神,你给他唱反调,是危险的犯法的。怎么办呢?我在思想斗争中得胜了,一定要踏平拦路的高山,去冲破前途的堡垒,冻死也要迎风站屈死无怨言,为主做奉献,报答主恩才是我的心。当时也是圣灵的感动,我的人生方向定准了一生要为主活。我就在1973年春季阴历413日接待主的仆人,那个时期,大队派的有民兵看守。第二天这两位神的仆人被抓,一位是湖北省枣阳县的周家安,一位是云阳县鸭河水库的王天增。捆绑着拉走了,打的非常狠,没头没脸的打。后来又送到大队,把我们一起又送到人民公社,因为公社那里有派出所,给我送到一间黑屋里,腰带、鞋带、裤带、所有绳子都解掉。夜间天使感动,我以为是有人来了,心想不是好事。结果是主叫出去哩,因为门没锁,我一摸门就开了。我熟悉公社院的布局,就去给他们俩开门。周家安说奉献你快走,他们刚来这儿检查过。我把他们的门打开了,叫他们快逃,我先走一步,随后公社人员就发现了。我跟他们俩说从这里跑,我看到他们出来了,我也放心了。公社人在后面追我,我有意的给他俩争取了一点时间,因为我熟悉公社院的路,我就跑了。在夜里拐了个弯儿,追的人就找不到我了,他们也跑出去了。后来我就孤单行了20里路,到了羊册公社东边一点,有个罗庄和高盖里村,当时的事情还有很多,写不完啊!
我知道他们也到我这了,我们又聚齐了,到了第二天必须离开那里。周家安给我介绍地方,画了个地图,线路图很清楚,从躲藏的那家就走了。翻山越岭到了舞阳,好多是山路,按线路图先到三里店,后又到一个地方叫五金快(音译)。到了那家,几个人看见我就很高兴,因为他们在梦中被主指示,看见的人长的和我一样,他们说“接待着主了“。我就在那家住了三天,给他们织了两丈布,吃了两顿饭,因为怕亏欠人家,因为经上记着说:”不做工不可吃饭“。刚出来,也不明白主的道理,只有热心和忠心向前看,就知道好好爱主。后来主感动舞阳县城一位姊妹叫杨淑英来接我,我和她一起走了,到了她家。她母亲非常热情,弟弟还小,在她家很受安慰,住了几天,走的时候是坐小火车到方城县。按线路图下车后,去找刘二明弟兄家,可是我没找到,天又要黑了,晚上住哪里呢?我该怎么办呢!记得当天遇到一个陌生人给我指路,我感觉事情不对头,就坚决不去,他说你不是找亲戚吗?我说我不找了,你走吧,我感觉他是骗我的,就没听他的。在我返回的路上,看见路边一家人,有三个女孩子在家吃卤鸡,只有妈妈在家,爸爸在平顶山上班,她们让我一起吃鸡肉,我没吃,我说:“今晚你们叫我住在你家好吗?他们说好啊!第二天我又去方城汽车站找刘二明家,找到了后, 张忠信随后也到了,我把主是怎么拣选我,和我到这里所遭遇的事情给他全部说了一遍,他很高兴说:“有主的带领,我就是受圣灵感动,特意来这里的,原来是主让我见你的。”我说:我要去找高云九,他说我带你去高云九家,我心里可得安慰了。高伯(高云九当时70岁左右)对我像父亲一样照顾,我很得安慰,我把主带领我的事情给他交通了,他说:“主特别爱你,呼召你出来为祂做工。”几天后他把我介绍给一位主的大使女,名叫李金芳,我和她见面后,她带我走了些地方。过了一段时间,在社旗县韩头村,李金芳怕受连累。不想带我,让我自己回家去,当时传道真难,环境恶劣。可我不想回家,人家又不想带我。就在那时,圣灵充满了她和我,说起方言和预言,当时也不明白是怎么了,但主责备她叫她带我,我就一直跟她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遇见贾桂珍姊妹,他是方城县拐河乡财神店村的,桂珍姨性格好,对我可好了,一段时间过去了,又遇见了王花如爷(音译),她在耶稣家庭当过家长,可严厉了,但他也非常喜欢我,看见我需要一本圣经,后来专门儿到许昌、平顶山沿途一带给我找到了一本新约圣经。王花如说“先看着,求主再预备好的。”后来在保安街一个接待家庭,遇见李天恩的妻子淑军姨,她介绍了一位顾弟兄,他给我换了本《新旧约全书》,我特别激动,几乎跳起来,心里高兴的很,就不分昼夜的看,这是七三年的夏末,但天气还很热。
此后走来走去,在泌阳、唐河、方城、社旗、南召、湖北枣阳等地。到了七四年,春节是在泌阳县郭集公社雪河村龚玉恩家过的年,在年三十晚那夜唱歌赞美神,我学了很多歌,唱了一夜心里很喜乐。大家聚在一起,真有主的见证。到了1974年,为了安全,我不再需要人带了,我可以自己去看望肢体,肢体们都很可爱,王花如爷和我同工时,我可学了功课!我记得有一次从南召到云阳,路上经过河,我想洗衣服,就停下在河边洗衣服。王花如爷去买火车票,离上车时间还早,他着急找我,我也洗完了。他看见我,拿拐棍就打,领圣餐带的葡萄酒饼、吃的饼干、肢体们给的其他吃的东西都打坏了。我说“花如爷,你不要着急,车不会晚的”到了车站后,发车的时间还没到,又过了一会儿,车站喇叭说车晚点了。这时花如爷给我认错,我说“你做的对,是主叫我学功课的。”当时他感觉自己错了,其实是主让他安慰我的。经上说“凡事谢恩,我就感谢了”。所有的苦难在主里,给我的都是恩典,因为主是爱,这是从南召县梨园村领圣餐后去云阳车站一路上的经历。后来我们坐火车到了肢体家,过了一段时间,就让我自己去看望信主的人,因为一个人比较隐蔽。以后我在河南、湖北两省信徒中间走动,服侍神是绝对不敢靠自己,在学习服侍中,真的要靠主,仰望主,顺服主,才是路。
1974年秋后,在洛阳郊区一个家庭,几十个人正在聚会,忽然有个人死了,当时人们都说:“都是因为你来这聚会,他才死的,”这我该怎么办呢?大家都痛哭流泪的祷告,人还是没醒,我说“你们不要祷告了,都听我祷告,你们只答阿门”我就奉耶稣的名,诚心的求主,情词迫切的求主开恩,病人醒了,神显了神迹大能,大家心里都平安喜乐了,就都长了信心,病人和聚会那家都很感恩,不住的赞美神。服侍的道路上,主借着这件神迹给开通了,叫我很好的传福音,所以在洛阳煤矿那边,在很多地方建立了神的家。
到了1975年二月份,我和湖北省枣阳县的李金芳、河南省泌阳县王凤琴、舞钢的姜变小姊妹一起去传福音,姜变刚从家出来,我给他买了布,准备去小华弟兄家做衣服。我们四人一起走,经过唐河县小罗湾大队汪庄村东边的麦地,社员们在浇地。李金芳因为刚从监狱出来,心里害怕再被抓进去,她开始跑。她一跑那些人认为我们不是好人(因为当时有从四川贩卖人口的),姜变和我都是女孩儿20岁左右,两个大人带两个女孩儿,被公社人员误解成贩卖人口的,就在河南省小罗湾大队被抓了。唐河县公安局政保科来人逮捕了我们,带我们到唐河县天爷庙正规监狱,把李金芳送到天爷庙监狱。王凤琴,姜变和我去了另一个收容所,当时也叫拘留所。王凤琴被送回泌阳,姜变后来在唐河牛建华的帮助下逃跑了。公安局把我押解到方城县,方城县的高云九、王花如、李天恩都被关在监里,因为公安局知道我们认识,就把我带方城。我在方城县拘留所坐了三个月,这期间经历了神的荣耀,大部分是提审时间,方城县公安人员多次提审我,但一直没有定案,老家泌阳的公安也参与,直到后来河南省公安处来审过后,才给我定案。他们让我交代事情,我所交代的,就是我的经历,我把我信主经历的过程给他们讲明了,等于给他们传福音了,诉说神的作为,就是主让我经历的一切事。然而他们说我:“有意识放毒“。我说:“你们问我,让我说的,我就知道这些,别的不知道”。信主恩典够用,可经受磨练了。
在方城县拘留所期间,我逃跑了一次,大约一个小时又被抓回去了。当时我想到陈海陆弟兄家,去了解高云九老弟兄案子的情况,结果主不让我去,两条腿一点儿也走不动,好像捆着的。我就转回去到王姨家,他有一个女儿叫秀兰,秀兰的衣服大小我能穿,因为我身上生了很多虱子。我到了王姨家,王天曾弟兄后来也过来了,他“奉献,你赶快走太危险了”,王姨说“你买的车票给奉献让她先走“”。因为王天曾有急事,就没给我,公安局的人说到就到,带队的叫郭文田,是局级的干部。他骂我说“李奉献,你能逃的了吗?老蒋的八百万军队都给我们打垮了,你想逃哪里去,跑回你家也给你抓出来”。其实是主的恩典,让我出来换衣服的。
我是早上8点多一点儿逃跑的,因为门没锁,所以能逃跑。公安把过车的路口都堵了,挨家挨户的搜查信耶稣的人家,是逃不掉的,给我捆绑了带回公安局。因为手捆的太狠变黑了,郭文田看不对劲儿,给我解开了,又把我送到了拘留所,给我关进一间小黑屋里面,在那里我能跪下祷告了。过了几天,来了几个人要提审我,态度很严厉,我说就是枪毙我,我也要穿上鞋。原来当天是上级领导来了,打那次提审后没过多久,把我押解到泌阳,给我定了罪状,是反革命,罪大恶极!
我立定心意,立志要在基督里受逼迫,因为十字架的道路是最正确,众先知和门徒都走过,我要顺服天父的旨意拣选十字架的道路,因为主耶稣顺服父的旨意,我信的是祂,所以这是必经之路,我一定要走下去,所以我的心就静下来了。
19752遇事,包括押来押去,很快1976年,毛主席,周恩来离世时,我都在监狱里度过,那个时间监狱里有逼人的黑气,阴森森的,叫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撒旦的黑暗权势大的很,令人不安!
到了1977年夏天,把我捆着四处开批斗大会,脖子上挂的牌子和宣布的罪状写着“现行反革命犯李奉献,曾说世界只有一个真理,就是主耶稣基督自己,马列主义也是耶稣真理的反照“。游遍了泌阳县各公社、和水库地区,特别是我家乡,有一次在砖台李大队,因为手捆绑的太紧,手几乎都变黑了,气也喘不过来,忽然下暴雨了,大会停了,神救了我,显出他的作为,叫天下大雨,感谢神。他们被魔鬼迷惑想害死神的儿女,主看在眼里。事情还有很多,主的伟大和真实真的说不完,恩典真的够用,无论如何,后来福音传开了。许多隐藏多年的信主人也复兴了,看见神的大能,心里有胆气了。主耶稣用我的苦难,开他们的心窍,人们都火热起来了,不但没吓到。隐藏的信徒反而复兴了,哈利路亚赞美主得胜了!
到了1978年,又开始一遍一遍的开批斗大会,每到一处把当地信主的也拉出来和我一起批斗,到处批斗,老百姓说我是当代刘胡兰,有好些不信的后来也信了。到1978年快过去农历年时候,他们说“让我带着反革命的帽子进坟墓”,说我是死不悔改顽固分子。 公安局一个李股长说:“乔德长在泌阳有名气,你是他未来的儿媳妇儿,凭你的口才,让他在城里给你找份工作该多好,非要走犯法道路,你受了这么大教育怎么还不改”?后来他们研究,叫我去找个婆家结婚,说我是社会主义的花朵,宽大处理,他们共产党给了我出路,暂时释放,以观后效。
面对家人和邻居们的看不起,日子也不好。我回去以后信主人来看我,可是房子太小,一间房子住了七个人,后来我想盖一间接待来看望的人。当时住的都是草房,后来找人割草,信主的听说也来帮助,在山上割草,又盖了一间,加起来两间20米左右。这样就能接待主的儿女们,可没多长时间,刮大风把房子刮坏了,草都飞走了,弟弟妹妹都还小,我比他们大多了,我们家几乎过不成,可是就在这时,圣灵浇灌下来,我被圣灵充满祷告时,好像被主提离地面,感觉主要提我上去的样子,我妈也被感动。她说“妮啊!主叫你还为祂做工的,你别在家了,啥你也别管了,咱们得罪主了。你像约拿不听神的话,要逃避,所以,大祸临头了!为啥别人家房子没有刮,偏偏刮咱家房子?”我决定离家,在难割难舍的争战心理中,很难下决心,刚出狱又得走,我给主说—主啊!我愿意顺服你。这样的情况下,第二次离开家。
去到了泌阳县郭集公社雪河村,住了几天又走了。去社旗高荣兰家,在那里禁食40,我为了明白主给我的带领是什么,所以下决心禁食祷告,圣灵把耶稣带到旷野受试探禁食,我也要禁食。当时高荣兰和我同心,也禁食,有十天没喝水。禁食结束离开那家时,主帮助我。心里力量刚强起来了,我从家走的时间,家里没吃的、没柴烧,高荣兰让肢体给我家送煤,叫家人可以做饭。我家和我都感谢不尽,我很受激励,很得安慰。我第二次出来是主亲自带领的,到了1979年春天在教会里领礼拜,聚会,传福音,看望肢体到处跑。很快到了夏天,有个会,开这次会是有一个背景的,因为政策稍微开放,同工们能聚在一起,当时没圣经。圣徒中间出现了好多错乱,和千奇百怪的事情发生,因为没有圣经标准。肢体们同心合意求神开恩,教会的同工们都有这个负担,需要圣经,就这样组成了河南南召县上窑村王三弟兄家的聚会。三省的同工,四天会议,四天下来,我回到泌阳,遇见了圣经渠道,这个人是广州的,当时他负责河南运输圣经的路线,是李华珍说的。泌阳李华珍是个接待家庭,我在她家住了一夜,华珍姨给我说”有个弟兄姓周叫周刚生,他在火车站打听到一个卖菜籽的人,那个人不信主,但他知道谁信主。“卖菜籽介绍的那个人正好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这位周刚生负责给河南运圣经,他的使命是送圣经到做工的人手里,算是完成使命。华珍姨给我说了一切事情来源,还说到。你要早来一天,能得一本串珠圣经,因为找的就是像你这类为主受苦的传道人。可是晚了一步,我不甘心,华珍姊妹叫我去找王老五,看他能不能给我一本,因为他接待了周刚生,王老五说没有剩下的,我们商量决定去广州带圣经,他说没有路费怎么办呢?我说主会预备的,你只管带路。我借了一个姊妹的钱,她刚订罢婚给我200就这样,我们俩出发了,那时去广州用了23元就够了。我们到了,因为提前就安排了刘文梅接我们,到了她家,住到走的时间。这姐妹的丈夫叫陈炳军,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中间的时间接圣经,刘文梅带我上火车站接,那些人是从香港来的人,他们都是随身偷偷带几本圣经入境,形势紧张,他们严谨的很。我快要回河南的时候,陈炳军带我去周刚生家,再找点圣经。到了周刚生家,他给我讲了他们信主的见证,两个人的见证我都听了,可神了。刘文梅和陈炳军他们负责往北京运圣经,周刚生负责河南,两家路线不是一个,但他们很同心。为了安全,他们一切都是单线联系。一切都预备好,我和王老五就准备回河南,陈炳军给我们送上车,交代一些话,我们就分手了。
三天后,到了驻马店火车站,下车时出事儿了,查广州票查的很细,那时政策不自由。一查是圣经,说是国外印的,就扣下了,王老五也被扣下了。车站跟上级联系好了,第二天放我们走了,但他们把圣经送到了郑州公安厅。后来听说要逮捕我,郑州的侯圣福姑给同天亮说“叫我有个思想准备”。我当时接受不了,不想再进去,我就竭力祷告。就这样软弱怎么能配为主坐牢呢?感谢主的恩典,顺其自然,风随着自己的意思吹,到哪儿说哪儿,主加力量还是荣耀主的。主的权能复辟我,叫我刚强,不担心跌倒。后来国家调查落实,省对省的调查也比较难,广州就不理河南公安人员。时间长了,他们还没抓到我的证据,案情没有头绪,就这样放下了,给我记了一笔账,一时不抓我了。
为了找回来这批书,也没法保密了,人们都等用书。等了好久也没有找回来,我就孤单单的返回广州,当面说清,车上也没吃到饭。到了梅姨家给他说明情况,陈炳军叔说后悔没托运,梅姨他俩说托运也很麻烦,国家查来查去。当时心情都不好,我来想叫他们知道一切发生的事情,思想有个准备。
感谢主!圣经失去,差一点我又被关进去,但主得胜了。什么隐藏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不再单线联系了。后来和南阳徐永泽和襄阳孙绍光,我们去了广州,我带他们去,介绍他们的情况。后来圣经多了起来,慢慢做工的信徒中间,都有圣经了,做工人员都各拿一本,有主的原则了,一切都是出于神。
1980年,经同工介绍,我嫁到了唐河县北张湾村张保山弟兄家,1981,教会人员多了,做工的人也多了,我们都忙于事工,交通联络,看望,聚大会小会。都在紧锣密鼓的发展做这一切的事。到了1982年,算是教会复兴阶段,隐藏的信主人也出来了。60年代、70年代的河南传道人不多,但80年代兴起了不少人,教会复兴起来了,魔鬼也开始攻击了,主也允许它。
所以1983年又有了大逼迫,是全国性的。别的信主人给我传信,让我参加同工特会,那天我洗了被单、拆了几床被子,连孩子想吃奶都顾不上。下午5左右,来了公安人员逮捕我,把我抓到唐河县公安局。因我有前科,加上为主到处跑,我又不进三字,统战部和公安局他们都想杀我 说我影响力特别大,说我不识抬举,当时公检法三个单位一起整我。我进去的那一天,监狱不信主的人看见,有好几个穿白衣的来送我。神安慰我,我一听非常开心,去个新人,她们看见也很快乐。那里面都是很绝望的人,有两个拐卖人口的,一个死刑,一个无期。还有一个商业局干部李秀芝,犯了经济案件,在里面得了精神病,我爱她,给她祷告,帮她喂药,后来她病好了,我们俩成了好朋友,她信了主,可认真了,没多长时间,她释放出去了。判无期的一个叫蔡金香,是魏岗油田人,给她传福音,她信了。主爱罪人,救她脱离了无期徒刑,她的上诉下来了,给减刑了,还剩六年。主给她说,是她自己抓阄的,人不知足,还想叫我给她求主,减到只剩二年。我说算了,我不给你祷告了,可她自己又不吃饭,又是装病,可结果没用,送到了劳改队。还有一个叫张柄凤,是个死刑犯,我给她传福音,也信了主,上诉快下来了,主对她有指示。后来干部发现,她跟我走的近一点,干部们问她有没有信主,她害怕了,不敢信了,没减刑,后来枪毙了。198310月份儿枪决的那天是15个人,齐声哭嚎特别可怕,阴森的环境,出了第二道门时听不到哭声了,监狱给他们带上了东西,不让哭了。我在1975年的时候,我还记得驻马店泌阳县监狱里面的廖桂芝,她是个杀人犯,我传福音给她,她信了,认罪悔改,主赦免了她的罪,她还比我先出狱。无论如何我两次坐牢进去,救了几个灵魂,赚到了。
到了198478号下午2点左右,南阳地区专属公安人员来牢里审我,说“你不是呼喊派的八辈老亲,呼喊派的帽子不能给你带了,你也不是反革命,最多算是扰乱社会治安”。他们这样说其实是出于主,神显了不少神迹,借着唐河县一个叫宗贵章的姊妹,是商业局的干部,她丈夫是公安局的领导,再加上神开恩,不叫我为主殉道,我不配殉道,虽然定了死罪,判了死刑,可在主没有难成的事不叫我死,主是复活。
就这样唐河县公安局到省里面提案子说“他们公安人员给定错了案,太粗枝大叶了,在李奉献的案子里,我们有责任重新审理,因为上级要的是实事求是,不能有冤假错案,我们向上级汇报重新审查,解放以来我们唐河县政治案件中,还没有女死刑犯”。后来办我案的换了新领导,之前的叫李来好,每次整治信主的人,他都很严厉绝不留情,他病的快要死了,一直住在唐河医院。案件转到了崔永凡手中,帮我的姊妹和她有关系,还是老同事。文革中他俩都互相帮助,那些时间是计划经济。崔永凡家用的粮票、布票、白糖黑糖、还有好多日用品,这个姊妹都给他,还有他单位工作上的事。这些人情,这姊妹都不让他还,这个时候宗贵章说:“老崔,你要帮我办个大事,这样咱两个扯平了,你就不欠我了”。崔永凡说啥事?宗贵章说“李奉献和张保山的事,孩子没断奶就被判了死刑,你们共产党太狠了,惨无人道”。因为主感动宗贵章叫他从南阳回唐河,才知道我判死刑的事,神一直在她心里做工,当时她还有病,我当时就不认识宗贵章,是她从南阳医院回来,办他亲戚家的事,听说我的事情年纪轻轻,家里有老有少,老人70岁,小孩儿还在吃奶”。主感动她非办成这事不可,她命令崔永凡一定要办成,叫我可以早点出来,回家照顾老人小孩。崔永凡她俩平时无话不说,宗贵章说“你叫事情办好了,再和我说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在树下好乘凉,算你会办事”。崔永凡说“我的天哪,有这么大的命案,你叫我怎么办,不让我活了,乌纱帽掉了没关系,这案子怎么办啊?没工作了,那我该怎么办呢”?宗贵章说“无论如何,你就是想办也得办,不想办也得办,这是一条人命,共产党太过分了,他们又不是坏人,就信个主,成反革命了”?总而言之,崔永凡最后还是接受了宗贵章的托付,后来唐河公安局到河南省要回卷宗,重新审理,到了198478号下午两点,南阳公安人员提审我,又等了几个月,就在唐河桐河乡开审判大会,判了我一年半,就这样结案了,又过了不多长时间,就把我释放了。
我出来后,张保山也出来了,我比他先关进去一个月,他比我晚出一个月,张保山弟兄为主可真吃大苦了,刑罚太重,刑具逼供,捆绑他还用28的钢筋打他,叫他跪在砖渣上,把他打得几乎透不过气,汗水滴湿了地上,如同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的祷告,汗如大血滴一样。有外人来巡查时,审判员把喝的茶倒在地上掩盖痕迹,怕别人告他犯法,说他们刑讯逼供。因为保山弟兄不揭发别人,他们给他上背拷,拷了60天,两个月的背拷下来,如何挺过来呢,加上不吃东西,一个人不吃饭没有力气,他受不了的时候主就安慰他,天使给他唱歌,主向他显作为指示他,叫他抵挡火窑,背个大十字架挡火,他心里想是因我,才走到这一步,神就在梦里指示他,他梦到教会很多人排队领油,给他的要比别人的多好几倍,别人想要主不给,并且穿的衣服也不一样,他的衣服上写着教会两个字,油是圣殿用的,主给他很多启示和安慰。张保山弟兄因为保护弟兄姊妹和圣经,所以他才受大苦,主明白他心里的难处,保山住的监狱条件差的太狠,那里没有水。真经历了火窑和狮子坑,经历了汗如血滴在地上,我们夫妻二人都得了主耶稣复活的新生命,所以才能相依为命。八四年出来后,除了主没有别的目标,要很好的为主活,为主死。
到了九六年,别的信主人给我寄了470多公斤圣经,后来我自己到南阳火车站取书,火车站工作人员说需要手续,但是寄书的弟兄出事了,一切手续都没了,要开证明才能取,证明是在派出所才可以开的,因为我是有案底的,去派出所开取书手续,公安局又盯上了,没有自由权,我又被抓进去了,不到一年,罚了几千元放了我,因为我啥也不知道,我们挣钱又难,不知不觉罚我几千块钱,还要坐牢,真的不公道。
2008年奥运会前,我在湖北草店街山区一个地方传福音,当天回到唐河家里后,一个姊妹我们在一起做祷告,天黑了要做晚饭时候,来了一群人,随后唐河公安的车给我带到监狱提审我,他们说:“把这些年你的活动给我们说清楚”。我:”我什么也没干,你们究竟是干啥的?我犯什么法了?你们抓我不论理,不讲证据,想抓就抓”,他们说“需要你进去住几天”。没理没表,没法说理,主指示我一个礼拜,应验了,罚我几千元,放了我。这条十字架的路是必走的,所以我必须走,背着十字架。圣经上记着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罗马书835节至39的话实在太鼓励我了,给我无限的力量,这些年间环境压制着我,可是我有个很好的盼望,就是神的应许,这篇回忆录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记载。
九十年代教会发展到一定的人员,事情就多了,就有难处了,生命之道的过程,成长的过程中,有这样和那样的事情发生。不老练,跟人学,不跟主学,各自为政,走着走着,难处就出来了,走不到一起就分手了,所以慢慢形成宗派,都以为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70年代和80年代老同工拉不着手了,我心非常难受,互相不交通,不见面,不说话,彼此分裂,定罪,这一切的情形,引起我思想反思,该怎么行呢?必须祷告,求主改变,因主能够做,等时候到了,弟兄姊妹就合一了。主在约翰福音17章的祷告何等全备,是主拣选了教会里的每一位信徒,并且他从死里复活,吞灭了死亡,把死废去,哈利路亚赞美主!一切的荣耀、权能尊贵,都归给得胜的主耶稣基督,阿门!
写于20208

总督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宣传大使勋章VIP会员伯爵

QQ
发表于 2020-9-7 04: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弟兄的见证!上帝是信实可靠的!
我未曾见过一个早起、勤奋、谨慎、诚实的人抱怨命运不好;良好的品格,优良的习惯,坚强的意志,是不会被假设所谓的命运击败的。━━━富兰克林

思想自由 兼容并包

人生不设限!

总督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名誉盟主公爵子爵男爵金笔奖

发表于 2020-9-10 17: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期间 对中国来说也是个特殊年代,文革期间直到文革后期,中国都是站在破除迷信的角度,来审视各个宗教,同时对信仰基督的也都是逼迫陷害的,基督教也是面临着火的洗礼和血的洗礼。那是个愚昧的年代,那个年代除了信仰共产主义,以外的信仰都是反党。那个年代阶级敌人很多,都是人自造的矛盾。
   不管怎样,经历患难的基督徒是有福的,这福分不是世人眼睛能看得见的福分,对属神的人是包了装的祝福,是冠冕的祝福。只要是把那个时候的坚定信仰持守到底,必得生命的冠冕,作工的果效伴随他们。

总督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名誉盟主公爵子爵男爵金笔奖

发表于 2020-9-10 17: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john 发表于 2020-9-7 04:07
谢谢弟兄的见证!上帝是信实可靠的!

这个前面标题部分显示是弟兄,内容显示却是个姊妹。51年生人,大致有七十岁了。但愿神祝福她耳不聋,眼不花,身体康健,生命更顽强。

总督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宣传大使勋章VIP会员伯爵

QQ
发表于 2020-9-10 21: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信心与行为 发表于 2020-9-10 04:25
这个前面标题部分显示是弟兄,内容显示却是个姊妹。51年生人,大致有七十岁了。但愿神祝福她耳不聋,眼不 ...

哦对。。。我读错了。。。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能上网打字 太厉害了
我未曾见过一个早起、勤奋、谨慎、诚实的人抱怨命运不好;良好的品格,优良的习惯,坚强的意志,是不会被假设所谓的命运击败的。━━━富兰克林

思想自由 兼容并包

人生不设限!
关闭

精彩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主慧联盟——基督徒的联盟 ( 始建于2010年3月20日

GMT+8, 2021-8-4 02:36 , Processed in 0.085286 second(s), 27 queries .

© 2010-2021 ZHLM.NET MINIST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