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主慧联盟—见证|护教|福音|灵修|分享 返回首页

john的个人空间 https://www.zhlm.net/?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揭去徐永泽與劉振營"希尼學院"的面紗

热度 7已有 6612 次阅读2013-6-10 00:56

天上人与徐永泽利用中国家庭教会合一宣教及希尼团契的名义﹐和“归回耶路撒冷” 口号﹐在西方欺世盗名﹐分头争取支持者的献金。在菲律宾也有一群基督徒帮助他们的所谓宣教士培训工作﹕“希尼学院” 。一段时间下来﹐他们完全看清楚了。正如“先求义” 的儆醒代祷者行动者一样﹐他们深感有必要加以揭发(Outing) 和制止(Stopping) 。本文由佚名弟兄执笔﹐供有心人了解实况。请不忘为后续的辅导(Counselling )﹐ 医治(Healing) 和重建(Rebuild) 代祷。整体而言﹐这是一场针对撒旦末世阴谋的争战(Fighting) 。为神家摆上﹐人人有责。让我们同心求神怜悯﹐求神的义彰显。 

"坑,蒙,拐,骗"在外国 

中国大陆的基督徒,不论是"三自",还是家庭教会的,对徐永泽,徐永玲所组织与领导的大异端"哭重生"(又称重生派,懊悔派,全范围教会.)并不陌生,对他们在国内时就犯下的种种恶行恶状,早就已有揭发并警告众弟兄姊妹予以小心警惕. 
"哭重生"是"东方闪电派"之前,上一波最大的异端,渉及到成千上万的人. 
哭重生的"福音使者"所到之处,不是传福音,乃是报恶讯.他们拆毁教会因信称义的根基,又教导人要靠"哭",狂哭至见异象,有白衣使者将信徒的罪抹去,又听到声音说:"小子!你的罪赦了",信徒才真正活的赦罪,得救重生.信徒要哭三天三夜,认罪要有深度,广度和準度才能得救.因此,造成了教会莫大的混乱.有哭疯的,还有家破人亡的,甚至哭死的,又很多信徒因要聚会及传教而离家岀走.至于被绊倒的,就更不在话下了. 
广州大马站的林献羔牧师,曾发行一册子,揭发哭重生的错谬和它所筹成的悲惨后果. 

上海谢模善牧师的"揭重生派"一文及一封信,论及哭重生派带领人的诡诈与谎言.他们的言行不一,对外一套,执行起来又是一套. 
上海的李天恩牧师,也在他写的<<上山之钥>>一书中,论及哭重生派发起人,徐永泽的个人野心与谬误. 
北京的袁相忱与其妻杨惠珍,等中国大陆家庭教会领袖,同工纷纷站岀来指出他们的不实的谎言与莫大的欺骗. 
但事隔多年之后,流亡在外的徐永泽伙同其子徐来恩,旧部刘振营 (靠假见证,真谎言,多版本,一夜成名的<<The Heavenly Man天上人>>一书的主人翁, 同时见"中国教会领袖与同工致全球基督教会的爱心劝告公开信".附件一.)借助洋势力,摇身一变,利用国外善男信女,尤其是外国人对中国大陆的无知,又存在著语言的障碍,传统文化的差异 ,在加上不合理政治制度,采取内外有别,杜撰故事,做假见证.打着"归回耶路冷"异象的旗号,最终走上了"坑,蒙,拐,骗"的道路. 

徐永泽在美国落魄的几年中,一次他向一位知名的聚会所的弟兄坦承他当时在大陆时所传的确是异端,他已向上帝悔过了,这是个好消息,也是我们的期待,对他与他家族所领的"哭重生",所带给当时多少因为他们而误入歧途的弟兄姊妹来说更是个大好消息.可事实上, 这无非是他们缓兵之计.寻求东山再起之机.这几年在外,国外生活的艰辛与现实,也发现了过去所持"哭重生"的标誌是他们在外发展的绊脚石.他们深深发现了外国的市场在中国,而他们的"市场"则在外国.他们不是真正的回头悔过来重新仰望神,而是离神更远了,他与他在菲律宾马尼拉的儿子徐来恩开始利用菲律宾作为基地,重新包装,改头换面,办起了"神学院". 

"希尼学院"的创办: 
徐永泽与刘振营于2004年初曾一起来过菲律宾马尼拉,当时正是刘振营的<<天上人>>(The Heavenly Man)英文版在菲律宾大卖之时.他们先后到过华人的菲律宾马加智福音教会和外国人的Victory Church 等教会.由刘振营主讲,徐永泽作陪,并在当时,藉著"天上人"的旋风,与当地教会人士大谈身肩"归回耶路撒冷"异象的使命,并要在菲律宾建立专门培训中国大陆家庭教会领袖的基地.要象当年西班牙人拿下菲律宾作为向中国传教的基地一样.当时大家都很感动.纷纷表示愿出钱出力,借出场所,住所.并协助解决相关事宜.后徐永泽于2004年8月在学校开学之初又只身再次来过,为的是募款和考察学校的筹备情况. 
有人此时已通过各方途径了解到他们的背景与一贯的所作所为,嗅岀了些不对的苗头,便取消了原先所承诺的奉献,如聚会所原有一位弟兄就曾电话首肯过奉献一个亿的披索(一美元等于五十六元披索),而在了解了情况后随即取消了奉献.所以他们也需要寻找新的支持者,并许诺将与刘振营在开学后一起来.但至今他们还未再次共同露面过. 
学校当局开始有多种版本解释他们不能同来的原因,如徐永泽是难民身份,不能随意外出,可是就在去年2004年底,徐永泽到过南韩,刘振营2005年1月到过马来西亚.这两个国家都离菲律宾很近.时间上也差不多一先一后;现更有另一个说法,徐永泽的追随者,来自北京的,也是北京家庭教会大多数弟兄姊妹所熟悉的萧碧光之妻,一个毫无爱心,自私自利的悍妇勾庆惠对同学说,徐永泽现被美国见证使团的史伯诚所控制,不能随便出来,由于徐永泽是史伯诚帮助到美国的,他没办法,只有报恩.真是颠倒黑白,一派胡言.此事我们也与史弟兄进行过查证,史弟兄是一位敬畏上帝.充满爱心,知识渊博的长者.如此炮制谎言,真是情何以堪.后来我们才了解到原来是徐永泽与刘振营之间有了间隙.徐来恩(徐永泽之子)还打电话骂了刘振营.并在校内外也开始攻击起刘振营.说学校有百分九十的奉献都跑到刘振营那里去了. 

"希尼学院"标榜的异像.和準备改变口号的原因. 
刘振营在他的书中以及他的机构使用的皆是"归回耶路撒冷"这个名称.我们看过所有同学的见证,百分九十是没有"归回耶路撒冷异像"的,后来有同学也承认他们有被交代过要有此异像.有的是在国内,徐永玲在与他们谈话时就交代过,但他们到校后,学校当局又再次交代他们.而如今他们由于与刘振营有问题,他们担心,并已开始指责刘振营拿走了他们的奉献,便打算更改他们的异像为"丝绸之路......."(未正式定名).是不是很可笑?异像还能随便更改的吗?!(同学的见证我们尚存有复印件).虽然在国内时,刘振营算是投奔到徐永泽门下的,也替徐永泽扛过大旗,但此时的刘振营已今非昔比,一个"天上人",多少版本,多少假见证,赚走了西人的多情泪,也赚进他自己的荷包满满,相较之下,此时的徐永泽却显得逊色许多,所以也急著要做做大事了. 

"希尼学院"诞生了 
他们对外宣传说,建立该校是为训练中国家庭教会的领袖,但实际到校生61人左右中的结构(见附件二学生名单,但我们在此为了学生的安全而将名单暂时隐去.)年龄从16岁到50岁;有未信主的;有三自教会的;有过路客;部分为勾庆惠所带领的郑州团队的成员,徐永玲的原哭重生派的一些成员.以及与他们有联系的一些人.如张荣亮团队的.同时,也有一些被骗的,开学后才补充进来的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 
有同学见证说,他们所在大陆的家庭教会母会或团队本与徐永泽他们毫无关系.有一位从美国来的,名叫卓涛.(卓涛为徐永泽侄子,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过,现居美国.作者注.)他到一些教会向一些弟兄姊妹介绍说,有一位很富有,有爱心的海外弟兄愿意出钱让他们到马尼拉一所环境好,学习条件好的学校去上神学.有十几种语言可供选择.只要愿意,还可从大学一直读到博士.但他们一到此地就发现情况不对,又找不到卓涛这个人,进一步了才知道是徐永泽和他儿子徐来恩弄的这么个什么都没有的所谓的学校.如果在国内就知道,他们是不会来的,谁都知道徐永泽的"哭重生"恶名昭彰.现在,人已在此,家里的弟兄姊妹又花了那么多的钱让他们出来,盼望他们能好好学习,回去好好带领,装备家中的弟兄姊妹,现在如何向自己家中的领袖启齿?只有靠祷告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希尼学院"在菲律宾的非法性: 
根据菲律宾教育部办学的规定,一个招收留学生的学校,首先要有一定比例的本地学生,而一个无师资力量,连起码的固定教师也没有.无固定.系统的训练与教学课程.校舍也是暂借的,如何註册登记?所以"希尼学院"至今还是个非法的学校.同学常常处于无课可上的状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所以学生中也状态百出.情绪波动很大.而后来学校能做的也只是将同学的时间占満.以免同学有太多的时间与外部交流,将学校的内情洩漏出去,由于学校无合法手续,只能借别校(Asian Seminary of Christian Ministries,Makati,Philippines.徐永泽之子徐来恩原在此校就读.)的名义为学生办理签证,从旅游身份转为学生签证.所以学生的签证是个大问题,也不是每个都能转,有的甚至要每月一签,费用可怕.如此仰贵的代价,当学生问到学校的学制时,得到的回答从一开始的两年到后来的一年,现在同学再问时,回答更是爱学多久是多久. 

"不可能的任务". 
他们人为地定了个开学的时间,以此制造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使学校一开始就蒙上神秘的面纱,以此向外界宣示他们的信心.就如徐来恩在``希尼学院"网站上,以及在他母校ASCM校刊上发表的文章上宣传的一样,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文章附后,见附件三,附件四) 

他到处做见证, 提高知名度,以上帝来「加持」他的所谓信心和力量.以此来获取更多的支持, 
而实际上的情况是怎样呢? 
他们借用的菲律宾马嘉智福音教会内的场所,原本就是挂靠马嘉智教会的"新生佳音学校"的原址,由于 "新生佳音学校"新址校舍落成,刚搬出去,而空下的旧校舍,条件尚好,只急需添置一些桌椅板凳床以及厨具设备即可,这些是花钱买,随叫随到,送货上门的.另也考虑到此地处热带蚊虫多,现在有学生住宿,要加装纱窗,也是费时不多的事情, 
但徐来恩所代表的学校当局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要利用这个时间点,这个机会做出些文章出来. 
学生来了,除了有床,什么都没有.学生自己轮流煮饭,买菜.蹲在地上吃饭,而剩菜剩饭由于无冰箱储存,就撒上些盐,摆在地上,摆在窗台上,由于菲律宾是个热带国家,最后这些大部份来自大陆北方省份的弟兄姊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水土也不符,最终还是在蚊虫的肆虐下,纷纷得了登革热,德国麻疹,伤寒等怪病,被好心的当地义工(隔壁教会的弟兄姊妹)送进医院.可是,这些可怜的学生万万没想到,他们一踏上此地,他们就已成了徐永泽家族向外展示的工具,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们就是要以别人的牺牲来成就他们的"事业". 

这时的徐来恩------一个来自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乡下,一个自称中国家庭教会领袖之子,身居马尼拉高尚住宅区公寓,满嘴"深重灾难",满身名牌服饰行头,出入矫车代步(不仅仅是一部车),马仔随行,家中两佣人随侍, 每週末全家老小外带佣人必在马尼拉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用膳,有来自大陆杭州地区,又付每学期一万美金在马尼拉名校就读的太太的徐来恩在哪里呢? 这个按中国北方话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徐来恩在哪里呢? 

他不在学校,也不在病房,他在四处做"见证",爱心人士一批批,络绎不绝地到学校来参观鼓励.他在实现他那"不可能的任务".事后,我们就此情况向他关切过,徐来恩的回答是学校没钱,曾有答应过的奉献都没到位.而从美国应徐永泽要求而来帮忙的老师,"见证使团"的史伯诚弟兄也告诉我们说,当他在与同学同吃饭时,看到同学甚至饭都吃不饱,就关切过,徐来恩的回答同样是没钱.因此,史伯诚弟兄自掏腰包,拿出三百美金给学校说,他在此授课期间,起码同学们饭要吃饱. 
但最后我们就相关资讯获知并最终证实,徐来恩所说的全为谎言.学校就2004年8月至12月,仅在菲律宾马尼拉这个地方,不包括实物奉献,如汽车,厨房部分设备及价格不菲的装修.桌椅板凳,寝室用具.等等.就现金部分就有六百多万披索.而大部分都集中在8,9,10月.他们还有美国的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奉献都跑哪里去了?他们的帐又在哪里? 

此时,以徐来恩为首的学校当局关心的是什么呢?他所关心的是如何请专业人士来尽快设计出学校的网站好加强对外宣传;他关心的是如何将学校所得奉献款进行"合理的"避税.因为根据菲律宾当地的法律,一个宗教机构所得的奉献必须对外也有奉献,才可以享受免税的待遇,否则就必须照章纳税.他们便急于想办法要有两个同属于自己的机构,进行对捐.从一个口袋放到另一个口袋. 
从该校短期教学回美的弟兄在获知学生的病情时,特地即时地从美国寄来了特效药 (IAG),并怕他们看不懂而特意附上中文说明. 但学校在收到这些药后,自始自终都没给同学使用过,后这些药更不知去向.我们也曾就寄件人的关心而主动询问过.有说在仓库里,有说没看见了. 

"死里复活" 
利用假死里复活事件做见证.欺骗与愚弄世人.并让不明真相的美国宣教士Marcia Anderson 女士以英文对外宣传.文中说到,"Several have gotten dengue fever,tyyphoid fever and German measles.The first batch of 11 who caught dengue was instantly healed.After that I think the Lord wanted us to do something about the mosquitoes!We`re not sure what the source of typhoid fever is,but it is usually water or food related.One woman evangelist became so ill,her heart and breathing both stopped,but the prayers of these determined missionaries in training were answered by the Lord and she was raised up!This fragile evangelist was eventually sent back to China.The long years of labour with insufficient food and health care have taken their toll..."(附件五,Marcia Anderson 的文章), 
但就是这个所谓"死里复活"的妇人陈瑞红与她的先生事后在临回国前, 向美国见证使团史伯诚弟兄 , 承认她当时没有死,更不是什么"死里复活". 当事人陈瑞红说,她本来就有心脏病,她那天是被勾庆惠老师骂到气昏过去,她没有死,她除了中间一小段时间意识不清外,其余的事她都清楚.同学也证明说在为她祷告中清楚的看到她飘过一丝很诡异的笑容,但校方却要求当事人回国前写下当时"起死回生"的经过,当事人写了,但很短.因为她心理明白.也没有很具体的内容.校方再发动在场的同学各写一份,再由一女同学加予拼凑汇总,形成了这个"假见证".到处宣传.事后有同学与我们交谈并描述了当时的情形,并说为什么他们不愿写下见证的原因所在. 
当时就有些比较接近学校的弟兄在得知该事件后,就对这些学生能有这种能力而表示过怀疑.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个能将人置于昏死之地的辱骂是何等的言语暴力!这在知情,狡猾的徐来恩眼里.正是个一箭双雕的好机会.一方面他利用了这起事件对外宣传,并亲自将汇总材料送给教会有关人士.另一方面又利用这起事件欲将勾庆惠一除为快. 

欺骗式的宣传 
通过这两件事的发生及宣传,足以给"希尼神学院"戴上了神秘的面纱,也彰显了他们的奇人奇事的大能量,让人们看到了"神蹟"而感动.就此你就能看出他们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处心积虑,阴险可怕. 

下一步,就是要让"希尼神学院"越来越岀名.就像徐来恩在对学生会干部会上说的一样,"我们要让这个学校岀名,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他们花大钱,建多个网站,进行不实的宣传,利用真正中国家庭教会的苦难,在兜售他们口中的"归回耶路撒冷",更不惜以欺骗手段来建造他们的"巴别塔". 

从学校目前自己建立的网站上你可看出一个特点,他们不敢使用自己的母语. 
唯一有中英文的网站, 是美国"见证使团"的梁家声弟兄, 在不明真相的情形下, 为他们在美国建立, 并交由他们使用的,当再次看到这个网站时,已面目全非.见证使团在未经他们的同意下,成了他们的"伙伴".同时他们也在教学的过程中见证了学校的所作所为,因此,他们于2005年4月22日发表了一个四点声明.其中第一第二点就说道,福音岀中国和归回耶路撒冷是神赐给中国圣徒的异象与使命,他们非常尊重也愿意支持.他们愿神祝福希尼学院训练工人与宣教士的使命与事工,但其行政工作他们未曾参与也不会参与.(全文声明附后,见附件六). 

而"走向阿拉伯"网站的秦弟兄也在信中提到说,他们的网站被连结,他们也不知情,后还是一位印度弟兄告诉他们的.他们早就知道徐永泽在国内的情况,而后来发生的这些事,他们也希望能有有力的证据来予以揭露.以阻挡他们的种种不当行为.(原信附后,见附件七) 

但更让人气愤的是,一个口口声声到处宣扬与展示他们是如何受到中国大陆政府逼迫,他们被政府多少次投入监狱,他与刘振营,王新才加在一起坐了四十年的牢.受逼迫,坐监就是他们的买点.为此他走上欧盟讲台,控告中国的人权.他们也在"希尼神学院"的网站上宣称,为了安全的缘故,他们不便公开学校的地址,但如今走上穷途末路的徐氏家族连最后一根稻草也不顾了,最后一块遮羞布也扯下了,为了自己利益薰心的一已之私,他们在网站上,公开了所有大陆学生的照片,将这帮学生的性命,安危置之度外,同时东拼西凑,彷彿"希尼"就是一所正规,有序的高等学府.从中我们更可看出,是谁在製造逼迫?是谁又在反利用逼迫作为自己欺世盗名的手段.同学们,你们已成了他们的垫脚石. 

他们就象一只狡猾的狐狸,虽然凶狠,但也需要东躲西藏,若隐若现地玩一些把戏;虽然恶毒,更需要嗅觉灵敏地掌握外界的反应以便他们即时调整对策,花样百出.而所有的我变,我变,我变.就是为了一样不变-----骗!骗!骗! 

徐来恩与勾庆惠互斗 
"希尼学院"仅有的两名直接管理人员.一位是代理其父亲行使校长一职的徐永泽之子徐来恩, 以及代表徐永泽在此管理学生并监督徐来恩的勾庆惠(女),按他们自己的说法, 他们的身份就有好几个版本.徐来恩与勾庆惠俩彼此斗的你死我活,徐来恩不择手段要把勾庆惠赶走,双方各自带头在同学中拉帮结派,带头搞不团结.致使原本就宗派林立的同学中关系不但无法调和.而且日益严重, 甚至彼此不讲话,有的达到要动粗的地步.一个所谓的神学院居然无法做到同学一起掰饼敬拜主.更不用说合一了.面对腐败的学校,部份同学也随波逐流,有样学样,开始堕落.互相利用,甚至欺骗. 

勾庆惠如此述说自己的故事: 
需要核实勾庆惠(女)的真实身份: 
(1)自称她是高干之女.其父原是北京市文化局局长,现为中纪委高级干部,所以很富有.这也是她对自己有钱的一种解释. 
(2)自称其夫肖先生,原是北京大学某著名美学教授的研究生,由于参与"六四"运动而被学校开除,现在经商.所以这也是她有钱的另一种解释. 
(3)其夫肖先生现在也是传道人.与徐永泽在一起.他去年年底还同徐永泽在南韩相见.今年徐永泽还邀他一起参加美国总统的早餐会.(当时勾庆惠在向我们吹嘘时,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 
(4)勾庆惠自称由于生不逢时,当时其父由于政治迫害,所以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后来她只能到王府井书店工作.一次她自己找到了王府井附近的一间教会,开始了信主.后来她在"三自"的燕京神学院当老师.再后来她离开了"三自"在她住家附近的北京航空大学,北京地质大学等几所大学组织家庭教会的大学生团契.当年柯林顿夫人希拉莉来北京参加世界妇女大会非政府组织峰会时还邀请她作为大会的发言人,(三人之一.)但被政府派人员监视,不让出家们,她还描述了她当时如何与她们斗智斗勇,东躲西藏,最后双方达成妥协,她要离开北京,到河南郑州她的表姊家.政府派来的监视人员还用奔驰.宝马轿车将她送上火车,并有三人陪同欲将她转交郑州当地公安人员继续监视她,由于这三人都还是北京政治大学的年轻学生,没有经验,最后火车到达郑州时,她在熟识的列车长的帮助下,解脱了三人的监事,跳上一部来接她的桑塔那轿车逃离了. 
(5)希尼的同学告诉我说她对她们说她的先生是北京一有名的律师.当年徐永泽被捕坐监时,是她先生帮助打赢了官司,所以,徐永泽欠她先生的人情而帮助她. 
(6)据她自己说她不是第一次来菲律宾,她曾在菲律宾马尼拉华人的中华基督教会帮助过大陆留学生团契.这是第二次来到此地. 
(7)徐来恩对她也有一股要除去而后快的决心.已三番五次地通过各种手段,通过各种说辞欲让其父把她弄走,或是弄到俄罗斯赤塔(Chita)的另一所学校去,(他们于2005年2月在俄罗斯赤塔也成立了另一家所谓的"希尼神学院").以便他自己能在此地独揽'大权.无奈徐永泽根本不放心他这个儿子.所以,徐来恩这次更放出风声说勾庆惠是共产党,是共产党派来的.见证使团的史伯诚弟兄就当面告诉徐来恩,共产党干部的素质那可比她高多了.而勾庆惠也对同学说若徐永泽要她去赤塔的那间学校,除非让她做第一把手,否则,她是不会去的. 
北京一位家庭教会的弟兄就回信告诉我说,"勾的丈夫叫肖碧光,不是什么著名律师,认识一些律师,以前民运人士,后信主,帮过一些被逼迫的教会领袖找律师.他自己不是律师.有点夸夸其谈的毛病.被劳教过两年.现在主要做些教会联络工作.没有世上的正式工作,因此没有收入,靠教会弟兄姊妹奉献,有时候也拿些律师楼的佣金.......". 

徐来恩在学生中的言论: 
"你们圣经可以不用念了,你们都很熟,像韩召峰同学都念了一百多遍了,他就可以来教我们.我们现在要念的是领导学,管理学." 
"我们要出名,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我们要将我们学校办成比"菲圣"(菲律宾圣经学院)还要大的,全菲最大的,人数最多的神学院." 
"我要给你们同学每人多发五百元(披索).你们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男的可买些香水,女的可买些化妆品."(徐来恩自己就是个用香水的男人,所以他也许习以为常了.有当地同工向徐来恩及勾庆惠就他在学生中的这番言论而造成同学的困惑而进行关切时,徐来恩则回答,用香水又不犯罪......随后他更在学校对同学拍桌子说,我说的用香水和化妆品关他们屁事,我们中间有害群之马".) 
"美国那边一个月八万美金请我去,但我为了你们,我都不去";"你们来这里骗吃,骗喝吗?";"防偷,防抢,防河南人.";我们有大把的名老师,你们的水平,他们能教你们吗?"(从这四句挂在嘴边的话,你就可看到徐来恩的怎样个内心世界.刚开始时徐来恩向同学吹嘘会有很多名师来校授课,最后都无法兑现,面对来自同学的压力以及自己的脸面,一方面,他想讨好学生,来个软工,但见无效,面对大部份都是河南人,面对内部的反弹,他便在同学面前大发雷霆.同学反问他,然道你不是河南人吗?最后他又改口说,"我们请老师要付很多钱的".) 
他们在校内外公开漫骂,诋毁袁相忱,谢模善,林献羔等老一辈牧师、传道人.因为他们揭露过他们或是早期批评过他们. 
徐来恩说:"他们算什么!徐大叔(指他爸爸徐永泽.)在敲锣传福音时,他们在哪里?他们还在坐监呢!他们出来后带了二十几个人,守著屁股大的地方,凭什么算是教会领袖!"徐来恩尤其憎恨谢模善,而勾庆惠更骂袁相忱为跟在王明道后面的那个老糊涂.但也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徐来恩在1997年给葛培理的公开信中又是怎么说的,他在信中也不得不承认这几位中国家庭教会公认的领袖,信中说;’’林献羔.谢模善.袁相忱那么在海外出名,中国教会的复兴直接受他们的影响.’’ 
徐来恩对全体同学说,这里的华侨不了解我们,很多也不支持我们,所以,我们只能与他们分享"归回耶路撒冷异象,不要将学校里面的事告诉他们.他们都是外人. 
他也曾向我们谈起说,华侨的钱都是个人的,钱少,又麻烦.我们要争取到外国大机构的大资金. 

同学们前扑后继要回家 
有一个团队的同学懐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来找我们,希望我们能帮助他们.他们是被骗来的.这哪是他们在国内所描述的一切应有尽有的学府.越往下走,他们所看到的,所经历到的,他们越觉得可怕.他们开始早晨禁食祷告.足足半年时间,他们得到了回答,回国.他们终于向学校当局提出他们的决定.但徐来恩和勾庆惠所代表的学校当局便对她们进行恐吓,谩骂,对两个在校表现优秀,每次考试成绩也都名列前矛的好同学,他们找不岀其他理由来制裁他们,最终他们拿出了杀手锏,他们以不给她们买机票,并临时赶出一份漏洞百出的所谓赔款合同作为威胁,(附合同原件,见附件七).让她们签,也借机让全体同学都要签.校学生会为了维护学生的利益,集体找过校当局.却被视为学生要造反.这两位同学将情况告诉家中领袖,家里回答她们"回来吧,赔他们钱,生命更重要!"看到她们身在他乡,人生地不熟,大的20岁,小的才16岁,看著小弟弟吃不下饭,睡不著觉,更不知学校当局还会想出更毒的招数,小小的年纪,人也廋了,背也弯了.我们真是又难受,又痛苦.最后在外界越来越多人的知情下,也与学校进行了交涉.也让学校明确,如果他们不买机票让要走的同学走,我们会负责买机票送他们走,因为他们已找到我们了.学校当局还与交涉者起冲突,说"你们要管就管,不管拉倒,没什么了不起的".学生在临走前与我们同工也再次做了见证,她们也留下了她们给学校的报告的影印件.(见附件九)我们的王姊妹,学生口中的柳阿姨还让她们带上她的奉献作为路途的零用. 

这之后,学校当局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更意识到有些同学对他们"事业"的危害.这时徐来恩又开始他的两面性了,一方面他将工作重心暂时从外部转移到学校的内部,也向同学道歉,也带著老婆,抱著孩子到学校去展示他的爱心,希望那些要走的同学不要走.给他时间.(事后同学与我们交通时说,他们看到是一副"表演",他们听其言多了,要观其行了.)另一方面,他果不其然地在争取到时间之后,他开斩了.他要佔领学生所有的时间,让他们没机会与外界来往. 
(1).不管有益无益,不管是谁,请来佔领课堂: 
(2).将学生分为六组.按属世的分为好坏组,顺我者就到所谓有吃有喝有拿的好组,不"乖"的,或是他们认为对他们有威胁的就被安排到一般的组,甚至借机将你冷冻起来.让你作为一个基督徒能感觉的到,但还说不出口.这招够绝吧,还有更绝的呢! 
(3)开始向外赶人,今晚给你机票,让你明天就滚蛋.给你来个措手不及.无法与外界交通,更对其他同学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同学在此生活了一段时间,对帮助过他们的弟兄姊妹也是有感情的.但他们也只能留下书信一封作为告别.(见原信复印件, 附件十.写信者为张荣亮的侄儿,侄儿媳.) 

他们在加强监控学校内部,试图封锁学校内部消息的外流的同时.也开始在外用造谣,攻击,离间等他们驾轻就熟的惯用手法, 来分化对他们已有所觉察和有看法的同工和支持者.又拿出一副谦卑者的嘴脸,继续拿这些学生作为活道具以博得众人的同情.他们这套谦卑的嘴脸确实唬倒了不少人, 
徐来恩的手法很直接.对于他们有用的人,他甚至可以将你捧上天,说你是”天上来的人”.”活的耶稣”等等,卑躬屈膝,而对他们没有用的,哪怕你就是正在帮忙学校的同工也好,老师也好,他都可以视而不见,甚至不接你的电话.很多到过学校帮助的同工也慢慢知道了.心也寒了.但这不重要,因为你本身对他们就不重要.这种实例真是数不胜数,举不胜举.但他还要美其名曰他崇尚的是西方的生活方式. 
有的同学还不明究底地羡媚起他的生活方式.孰不知他的这种生活方式是建立在多少的中国教会的血泪上,是建立在多少的欺骗与谎言上.只有透过他们这种虚假谦卑后面的种种恶行恶状,看到他们隐藏在谦卑后面的那种骄傲.狂妄,贪婪.利用和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嘴甜如蜜.你的心才会顿时不寒而慄,毛骨耸然. 
他们在学校从头到脚施行金钱奖惩管理.他们张贴在学生宿舍墙上的学生管理条例,从头到尾就是具细的"罚,罚,罚".从罚款数额的多寡,直至最后的开除回国.而对同学的种种责.骂.损更是家常便饭.甚至更严重的对学生进行体罚---不准吃饭. 
徐永泽,一个在欧盟这个敌基督的组织上控告中国人权,自喻为"中国的葛培理",却在自己的所谓神学院内漠视与贱踏人权.他们毫无怜恤,毫无爱心! 
面对学校如此景况,有女同学打电话回家哭喊著说,"再不让我回家,我就要疯了......";有男同学在电话中对家里的领袖说"我们的肉体都长胖了,但灵里的生命却在失去......";有女同学在电话中对著自己教会的领袖,又是自己的爸爸交代说,"千万不要再往这里送人了......".他们一批一批地提出要离开.他们宁愿放弃"白吃白喝,还有零花钱,"的"待遇";宁愿放弃不需怎么上课就垂手可得的"文凭",而选择了回国之路. 
他们为了什么? 
为了灵里的生命不至于丧失. 
徐来恩对同学抱怨说,我为学校睡不著觉,同学回答说,人办的就睡不著,让神来办就日日好睡. 
徐来恩还想著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找同学说,我如果将勾老师赶走,你们就不走了吧?同学更是斩钉截铁地说,"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是不会因为某某人的去留而决定去留的." 
当2005年4月,徐永泽再次光临这所谓的"希尼神学院"时,徐来恩也终于如愿意已偿地将勾庆惠排挤走了,更如愿已偿地登上了"校长"的宝座,同时学校也剩下了18位不知为何而战和各揣心事的学生了.如今随著徐来恩以骗取获得的所谓受迫害宗教难民身份,并以读书为名而逃离了菲律宾,去了美国,老婆孩子移民美国就成了他们梦想的天堂.学校更是剩下不到6位每日东溜西窜,混迹各教会的"希尼神学生". 

海内外的反应: 
这部分材料的整理过程中, 也是我最心痛的部分, 虽然也得到部分弟兄姊妹的鼓励与支持, 但大部分你看到的 是黑暗. 你只有更依靠我们的主,才能让你有力量走下去.才不觉得你是在"孤军奋战".他不仅让我揭示了"希尼学院"的面纱,他也让我揭示了这个末世的人心.明白了真假葡萄树的真理.更明白了主的教壁唯有依靠祂,在我一切不能.我将在以后的专题中来细谈这部分的见证. 

正如徐来恩对同学说的,希尼学院是不会关门的,哪怕今天在这里关门了,我明天也要再找一个地方再开张. 

由于地域,文化上的差异,对他们的欺骗性,复杂性,狡猾性认识不足.长久以来他们的行经之所以能愈演愈烈.与海外华人基督徒不明真相,藉著他们口中的见证对中国家庭教会由同情而大献爱心.但在事后虽然也觉察,甚至发现他们的问题,但鉴于他们大多数为事业有成的生意人.怕被笑话.所以从此闭口不谈.包括一些个知名的牧师和传道人也是如此. 
而有些基督徒是纯从做"善事"角度出发.我曾经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此事的吊诡性.就如一个很爱穿名牌衣著的人.他对名牌的真正质量.剪裁等因素不研究,也不懂.他只在乎那名牌.结果,有一天,有位内行懂货的人告诉他身上穿的是件假货时.他很生气.他不是生气他为什么爱买名牌,爱穿名牌,也不是生气为什么有人要仿冒名牌,而是生气那位告诉他的朋友.好笑不?也有些弟兄姊妹在发现他们的问题后,基于爱心对他们规劝,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改进他们的手段后更变本加厉.他们甚至会公开说假话进行造谣,挑拨离间进行打击报复.甚至以几近流氓式的语言进行威胁. 

仔细读一读谢模善老牧师于一九九五年写的"揭重生派"一文和谢模善弟兄的一封信.时过十年,他们只是在地点上从中国移到国外.他们的欺骗范围更大,胆子更大,手法更多样化,除此之外,他们的手段与表现形式还是一样的. 他们虽然受到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基督徒的识破,不幸大多的知情者都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就干脆退避三舍. 
这里的一位牧师告诉我说,他前一段时间去美国时,美国的同工告诉他, 徐永泽在美国已不受华人教会的欢迎 ,也无法进入华人教会.所以,他们都往外国人教会跑.而在见证使团一牧会弟兄给我的email中也提及.外国人的教会与机构又富有,又对中国有负担.他们苦于对中国情况的不了解,有些也无法自己直接进入中国.所以,如今有这么一个桥梁在国外,正好符合他们的事工方向,且无危险.因此支持他们. 
如今他们正与葛培理联络,对方也答应今年六月份左右派他的儿子葛法兰来参观学校.所以,他们迫切需要至少一百人左右以供展示.所以,信仰如何已不重要了.是不是受浸过的也不重要了.关键是人数.作为展示的人数. 

有曾积极支持过"希尼学院"的团队,在获知他们的真相,并亲自见证了他们的真相后,发岀了声明,表示不再与他们有关联; 
也有还在支持他们的当地教会,在得知我们要与他们交通该校的实情,连忙替牧师挡驾,婉拒电话的师母和口出恶言的牧师. 
有老师在获知学校真实情况和走向后,表示极大的震惊; 
有老师对学生的命运表示关心. 
有一总部设在香港的,在做"回宣"工作的团队回信说:"我们对徐永泽的事有一定了解,并听过各种传闻,而西方同工也对此有一定掌握,绝对不会用金钱资助他们.既然已有直接对当事人认识的网站对他们作出评价,我们不会在网上表达任何意见(尤其不希望穆斯林拿这些作为攻击基督教的把柄). 
有希望"将希尼学院的真相的材料提供给我们,我们想向与此异像有关的同工分享,以便查证并警惕提防." 
有团队来信"希望你或你们能将有利的证据写出来,发给我们,可以借助有关的途径以拦阻他们的种种不当行为......" 
有要求"请帮助我们与回国的一些人见面." 
有支持,鼓励,并积极提供相关材料的国内家庭教会的团队的弟兄姊妹们.有英文,有中文.看了真是令人鼓舞. 
有曾为同工,现也在国内某神学院学习的同学给他在希尼的同学写信说"有一件事我不大明白,你们在那儿办这样的培训,有没有向国际上的一些机构寻求帮助,或者是一些西方教会的资助,请饶恕我这样的问题,但是我很在乎......为了不使神的名受到任何的攻击和诽谤.你们的事工需要被国内的教会所支持, 不仅仅是物资质上的支持,愿你不会被我的问题而不再和我保持联系." 
有已回国的同学在看过"希尼学院"所设的这些网站后来信说"当我看到徐永泽的那些照片时心里特别难受,不知神怎样看这些事?将来会怎样?只求主怜悯吧......" 
有尚还在校的同学在与我们交通时说,"他们从刚开始进入服事是满腔热忱的,没想到更进一步却看到了这些所谓领袖的另一面,太复杂了.他们也感觉到心灰意冷,前途渺茫.他们也在等学校决定他们的最后去留.但他们明确他们已无心于宣教工作. 

他们口口声声代表中国千千万万中国家庭基督教会,却在外干这些不仁不义的事.使海外华人基督徒对大陆家庭教会的印象变坏,爱心也在减弱..外国人的团体迟早也是要发现他们的欺诈,这对中国人,或是中国教会都是个无可挽回的伤害.在信仰上,他们是危险人物,虽然他们是教会中的人,但却是偷偷混进去的. 
他们虽然用敬虔的外貌来避免弟兄姊妹的戒心,给人以极其柔和谦卑的形象.但我们不久便发现他们在行为上是不敬虔的. 
他们贪图利益及权势而背离神."这些人"的结局就是最终要受审判,因为他们一切所行,所说的,神都不会放过,都要审理.凡想顶撞神,行事违背祂的人,必定没有好下场.嫁接在葡萄树上的其他枝子是长不出葡萄树的果子,它只能结岀它自己的果子,因为它们不是原葡萄树所生的,他们不认识原本的生命和果子.这些最终都是要被丢到火里烧掉的. 

让我们同心求神怜悯﹐求神的义彰显。让我们一起为主争战﹐在此末世胜过撒旦的阴谋﹗ 
其他相关信息请阅 www.Jesusreturn.net www.job3721.org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主慧联盟——基督徒的联盟 ( 始建于2010年3月20日

GMT+8, 2021-9-20 07:56 , Processed in 0.037818 second(s), 17 queries .

© 2010-2021 ZHLM.NET MINISTRIES

返回顶部